•  
     
    有一种生活叫做漂。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还顾望旧乡,长路漫浩浩……
     
    古人的乡愁,蔓延上千年,依然催人心伤。
     
    漂,漂在不属于自己的地方。漂是一种生活,也是一种状态。漂让你整个人没有一种归属感。生活上,心灵上,都觉得自己是一个人。漂让家这个概念变得模糊,无论你住着多么舒服的房子,你都觉得自己是这房子的客人。你不愿布置,无心打扫,买家具你只买IKEA——如果你还买得起的话。你的潜意识提醒你你是随时随地要卷铺盖走人的人——不用卷铺盖,那铺盖也不一定是你的。漂让你觉得其实所谓的家,不过是自己的躯壳而已。
     
    所有漂的人都在叫苦,所有漂的人都在上瘾。漂除了那一种不安定的感觉外,也给了你相对的自由,因为,漂的你,只要对自己负责就好了,省略了大段解释,大段规矩,你还不觉得爽吗,从此悲喜都你一个人背。少了观众,很多时候也就少了表演心情的理由。你愈来愈懒得和人打交道。
     
    每个漂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那故事便是漂的理由。为爱为梦想为事业为钱为逃避......停不了漂泊的人,心永远缺一块。
     
    漂泊的人要学会一件事情:烹饪。所有漂泊过的人都知道怎么填饱自己的肚子。
     
    漂泊的人还要学会理财,漂的人都知道,有什么比有款傍身更重要呢。
     
    漂泊的人按悟性的高低学会了不同程度的冷血。所谓冷血无关乎正义感,只是,你不太容易会动情了。又或者,你太容易会动情又太容易忘记了。漂泊的人都知道,感情这玩意儿,咱负担不起。无论友情爱情。
     
    漂泊的人都有对家的憧憬。老婆孩子热炕头,和老友喝点小酒吹吹牛皮。但习惯了漂泊的人又害怕去实现这种美梦,怕自己承受不了梦的幻灭。
     
    漂的人,漂的灵魂,世上最孤独的是你们,最幸福的也是你们。因为,只有你们才知道,“自己”意味着什么。

     

  •  

    滴断更漏未成眠,拾取旧事,来叹小窗檐。前尘一一作飞烟,半盏闲茶对月言。
    回廊无声影缱绻,默忆诗书,荒疏已经年。草成词阙聊自谴,销得神思天明渐。

     

  •  

    文有四品。神人鬼妖,四届等级有序。神者如李敖,下笔如神,以俯视的角度观察芸芸众生;人者如亦舒,写红尘爱欲,也凡俗也超脱。鬼者如倪匡,天马行空,百无禁忌。妖者自成一格,如锦衣夜行,如深闺晚妆,如罌粟于血液中绽放,那般妖异美艳。
     
    如李碧华。
     
    夜读她的文字,为她的近妖之智所折服。薄薄一册《满洲国妖艳川岛芳子》。凄绝的故事,华丽的措辞。如一个华衣重裘的民国女子,于大花大朵之中透露古典情思。再读《青蛇》,读《潘金莲之前世今生》,深感她真是个近妖的女子。凡俗的人世不需要太浓烈的色彩。而那般放纵地释放灵魂深处的情意结,需要大勇。只有真正六根清静,拥有大智慧的人,才可能于万丈红尘中,写下那样的文字,却不惊,不惑,不迷。
     
    深爱李敖的黑白分明,深爱亦舒的爽朗聪明,深爱倪匡的超人想象,对李碧华,却不敢说一个爱字,怕唐突了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