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冬游朱家角偶记

    美人弃朱粉,江南静气沉。

    新客游历浅,旧民日泽深。

    午睡正酣时,穷巷不见人。

    房屋三两进,但闻麻将声。

  • 老刘在新浪上发了一条微博:“振衣独步泰山头,万古襟怀一豁眸。”还特地抄送我一下,搞得我诗兴大发,以为他要跟我联句。下班归家意淫一路,回家开电脑方知是先贤作品,可我已经续完了。

    振衣独步泰山头,万古襟怀一豁眸。
    放眼三山人如蚁,蚁内豪情揽千秋。
    男儿莫作安身计,天下英雄带吴钩。
    定有烽烟平定日,四海归心弄扁舟。

    小时候读李白,读到“十步杀一人”、“男儿何不带吴钩”的句子,总是很激动(注1)。十六岁的时候,一挥而就写了自己生平第一首诗:

    将剑入长江,寒水洗风霜。
    白刃莫染尘,快意回故乡。
    世恶太猖狂,龙媒战四方。
    今日洗鱼肠,犹有血脂香。
    上马秋风凉,山河已在望。
    飞骑转归程,千山不勒缰。
    鸾铃迎风响,赤穗映白裳。
    冲宵凭剑气,不负少年狂!

    现在读来,还是可爱得很、轻狂得很、豪气得很。父亲特别喜欢这首拙作,托一位老师写了字,裱在镜框里,挂在墙上。

    可是,真正令我神摇意动、手挥目送的,不是带着吴钩的豪侠少年,而是《浪客剑心》里那个温婉知礼、身怀绝技、不杀一人的归隐剑客。仁心无敌。这要慢慢地才能体会。

    可以不杀人,还是不杀的好。

    有位灵媒婆婆对我说,“你前世是个大将军,是韩世忠手下的得力悍将。”

     

    注1:经网友提醒,发现“男儿何不带吴钩”系李贺诗句,非李白所写。是我误记了。

  • 经冬寒未尽,江南秀气深。
    绕桨波心软,桥影动渔人。
    色白墙新粉,苔青瓦旧痕。
    最爱光荫里,犬静老柴门。

    正月初十,与胡任新伉俪同游朱家角,光影沉连,兴至偶记。

  •  
     
    日移星斗云影阔,
    青春如血涌深流。
    十万万人同下泪,
    一代天朝梦应休。
  •  
    乔林吾友,身死及年,欲拜祭而实不知埋葬何处,心有戚戚焉。初,余与乔林并肩共事,乔红余白,各有所司,进退相得。姐妹之情,终身不忘。今天人永隔,无处追寻,情郁于中,泪盈于睫。乔林乔林,君不我待,君实负我!
     
    浊云祭酒可招魂,浦江风雨泣晨昏。
    梦向京城寻无骨,憎世独多冷眼人。
     
    零九年八月廿三
     
  •  良辰吾友,莽红尘一知己。诗剧音书,才艺高拔,余所不及,而心羡之至。十年荣辱,风景非昨,每与良辰共叹。温诗原句“几年辛苦与君同,得丧悲欢尽是空”,正合为你我写照。书生意气,家国春秋,历挫磨而未悔,幸与不幸,尽付虚空。
     
    十年悲喜与君同,怅望流年志半空。
    沧海浮烟迷归棹,兰台走笔转征蓬。
    生涯有泪灯前雨,旧景无声月下风。
    漠上花开无人见,一点梅心自丹红。
     
    十年风景半相同,风景无情人自空。
    晓月临窗听逝水,青灯把盏醉乌篷。
    欢欣日午千家酒,憔悴更深一夜风。
    醒遍寒星明复灭,经年呕血写深红。
     
  •  
    吾友思如,佳人也,典韵古风,才貌清逸,品性端柔,工古筝,习书法,淑静无烟火气,余甚羡之。苟笔营营,得佳人青眼,何幸何愧,当以长歌咏之。余乏捷才,又深恐唐突佳人,故苦思而不得,推敲而未尽,生平赠人以诗,未有谨涩如此。余与思如,初,解识于文字,酬唱于网络,终悭一面。一日,坊间不期偶遇佳人,执手惊认,追攀夙缘,感叹不已。余于诗词一道,词不如律,律不如绝,绝不如古,词律绝古俱不如文。乃文法实无章,易学;诗词恰有律,难工。奈何以悖律之诗词,献丑于佳人,请君笑纳。又月前泛舟西湖,水色连天,天光水韵,波心温柔,见而忘机。感此情境,久吟不得。恰为思如咏梅,忽念及孤山林和靖,梅雪一时,西湖波心,此情此景一也。终成阙。一并赠思如。
     
     
    东君有意任施为,霜冷娇花易成灰。
    莫道经冬风雪深,岂凋岭上半枝梅。
     
     
    孤影浮桥风向晚,细雨青灯,水墨江南岸。船歌水声轻拍乱,相思何处邈云汉。
    摇桨黄昏杯酒暖,暮语乡关,不闻归人唤。静逸幽远水云畔,流年如水空销黯。
     
     
  •  
    时年西元二零零八,余二十有五,青春日暮,所学无所成,所贵惟知己。三两知己如云散。最知我者仙子,远游蜀川,鸳鸯双宿,乐不思沪。余常有兴起而欲与仙子共浮一白之念,每临空杯而叹。海内存知己,天涯果比邻乎?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乎?十月,接讯,友人叶子自尽而死。余悲不能禁,虽未有随去之念,然终觉生死苍茫,奔忙何益。叶子于地下,或笑生者终日营营而未悟生死。盛年处房室,中夜起长叹。余心悲戚,余意彷徨,草成二阙,一赠仙子,盼伉俪安好并早归;二赠叶子,盼芳魂安息,来世相见。泣。
     
    别君去君已寻常,开箱自取旧衣裳。
    叩梦西风冬消息,落地青灯夜远长。
    观天无趣文章隐,涉世深险机峰藏。
    少年远志当云游,人生嫁娶早还乡。
     
    一别西风又一冬,斜光摇洒金梧桐。
    日照归途惆怅白,风染垂阳寂寞红。
    几年辛苦三山路,他朝贫病一身空。
    遥望千里故人墓,定笑痴愚九泉中。
     
  •  
    零八年九月二日,思任真,夜不能寐,次日填此词。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聊以蠢笔,博仙子一讪。

    望春归来来复去,生涯阴了又晴。算得消长数应平。任意花开谢,真幻可分明?
    觉来往事如酒醒,晓风吹散阴云。人生如旅意难停。一别从此去,聚散且随行。
     
  •  
    明崇祯初年,岭南胜地,广州府歌妓张乔,姑苏人士,秉兰蕙之姿,晓音律,工诗词,擅丹青,而兰竹尤绝,艳名与秦淮柳如是齐,一城权贵所逐。性高洁,千金置于前而不易色,作《春日山居》言志:“二月为云为雨天,木棉如火柳如烟。烹茶自爱天中水,不用开门汲涧泉。”又羡三国二乔得配英雄,遂自名“二乔”。人或曰,另一乔何在?乔云,镜中。二乔之名远播,人又称“乔仙”。风姿可想。
     
    岭南名士陈子壮,修南园诗社,聚贤能,议国事,忧社稷,史称“南园十二子”。每聚,必邀张乔。乔以诗画音律助之。尝画墨兰,色雅淡,姿容绝,陈子壮题曰:“谷风吹我襟,起坐弹鸣琴。难将公子意,写入美人心。”上方张乔印,曰“情禅”。
     
    彭孟阳者,岭南才子,贫而有志。乔与阳相知,遂结同心。乔抛盛名而许,自赋诗云:“朱门粉队古相轻,莫拟侯家说定情。金屋藏娇浑一梦,不如寒淡嫁书生。”情笃,恩爱誓随生死。
     
    未几,乔病重,自知命限,于榻中赋诗赠孟阳:“吞声死别如何别,绝命迷离赋恨诗。题落妾襟和泪剪,终天遗此与君随。”
     
    阳为之奔四方,终聚百金以赎,乔以病身而出,旋死,终年一十九,葬白云山沙河园梅花镇,时,羊城名士倾城而出,各携花木一本悼诗一首以祭,种四季花木七百余株于墓前,以伴佳人。孟阳泣血题碑,曰“百花冢”。
     
    百年沧桑,代远年湮,花冢不存,石碑不见。今人四方追寻,于羊城内某处见一巨石,依稀可见“百花冢”三字,与馆藏文物拓片全合,此碑始重见天日。羊城人感乔阳至情,乃重修百花冢,成羊城一景,情之为物,历久弥新。
     
    羊城音乐人黄毅成,特作《百花冢》歌而咏之,词情凄婉,声声遗恨,词云“从来情深有憾到头铭碑一处……艳压百花终会倦,乔阳二君也许他生轮回续愿”,凄恻不可听。余于长夜无人处听之,知其用心,感其用情,中心酸楚,作诗和之,以慰天下古今至情至性至爱至执之人。世间何处有轮回?果有,当信情深一马相随,虽历百世而尤逐。诗云:

    日障百花起高楼,草没青冢是古丘。
    羊城竟日烟火气,终天何物泪不休。
    方寸衣襟缠笔墨,百年泣血梦幽幽。
    乔阳二君如有泪,轮回尽处诉离愁。
     
     
    附黄毅成词:
     
     
    香草芬芳细柳汲烟雨,
    吞声话别再也难留住。
    未嫁书生先去,妾襟沾眼泪。
    从来自古美丽叹留怨诗几句。
      
    西风吹熄了祭烛几对,
    卿卿渐渐淡淡成明月。
    又见百花冢处,鲜花笑婵娟。
    从来情深有憾到头铭碑一处。
      
    恨寸寸,梦远远,艳压百花终会倦,
    乔阳二君也许他生轮回续愿。
    情寸寸,魂远远,未怕此生终弃乱,
    羊城夜深处汝人孤枕缱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