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冬游朱家角偶记

    美人弃朱粉,江南静气沉。

    新客游历浅,旧民日泽深。

    午睡正酣时,穷巷不见人。

    房屋三两进,但闻麻将声。

  •  

    中国的影迷,已经许久不曾为一部纪录片如此沉醉。雅克·贝汗的纪录片《海洋》,在夏天将要过去的时候,除了收获不错的票房、万众一心的口碑外,还有可能在这个鱼翅全球消费量最高的国家创造一个奇迹——有越来越多的人在看完这部电影后表示,他们再也不吃鱼翅了。甚至于许多餐饮业人士表示受电影感召,会将自己餐馆内的鱼翅菜品撤下,其中就有俏江南的汪小菲。如果《海洋》能促成以食用鱼翅为贵的传统在中国的终结,那么这部影片足可以名垂青史——没有什么比号召人将电影中的仁爱带进现实更能说明一部电影的魅力。

     

    作为一位卓有声望的导演,《鸟的迁徙》为雅克·贝汗在影迷心中积累了不错的口碑,而在这之前的几十年间,他是一位演员。为拍摄《海洋》,斯人耗费五年心血、耗资5000万欧元、动用12个摄制组、最顶级的水下摄影装备、70艘船、在全世界50个拍摄点进行蹲点拍摄,力求为观众呈现最真实、最震撼、常人难得一见的海洋奇观。雅克成功了,他把真实的海洋带到了观众的面前。不仅是眼前,那片蔚蓝也会沁入一些人的心灵深处。

     

    这样的电影,使人无法不选择进电影院观看。人们再次像朝圣一样去看一部影片,电影与电影院再度联结在一起,而不再只是一堆数码,一个故事,可以轻易被盗版、在电脑上还原。它必须用足够尊严的方式呈现,并且营造出属于它的特殊场域。凭借画面、光感、环绕的音响,在那个黑暗的、闭眼可以听到大海深处鲸鱼孤鸣的场域里,人,方能沉静身心,去思考电影带给我们的东西——地球,属于我们,也属于他们,人类作为狭隘大地上的霸主,是时候去重新定位我们与自然的关系。而在覆盖整个地球的蓝色海洋中,生存着太多我们不了解的生命,他们与我们共同分享着蔚蓝的地球。甚至于,并非地球属于我们,而是我们——人类和动物们——共同属于这个我们尚未能全然了解的地球。

     

    在影院观看《海洋》,是很震撼、很享受的观影体验。无边无际的大海,当一排排的巨浪充满整个荧幕,那种巨大的冲击力令人惊叹,甚至比亲眼看见大海还震撼(我们在海边时,我们无法用直升机俯瞰巨大的海面,也就无法看见“大海的全貌”)。

     

    导演用一个孩子的视角为电影开篇,孩子问,什么是大海?这部影片,似乎是雅克·贝汗给孩子的回答。作为观众,能感受到在拍摄这部影片的过程中,他的心是虔诚并且谦逊的。什么是大海?他没有试图给它下人为的诠释,或是用人类的情感视角捕捉大海的风景,他只是诚实地、尽可能真实地还原这五年的时光里,大海所向他展示的面貌。日,夜,浩大,细微,风平浪静与惊天骇浪,鱼类,鲸类,虾蟹,海龟……如果要说主观视角的话,那便是对人类之残酷、破坏性的展示(批判性的)。

     

     

    捕鲨船将鲨鱼的双鳍割下,剩下的还活着的躯体成了无用之物,他们将它抓起,面无表情地抛入海中。镜头跟随着它。失去双鳍的鲨鱼如同一条鳗鱼般扭动着,直直坠入深海。在海底浅沙上,它如同车祸后无法动弹的人类,奄奄一息地抽搐着,从断鳍的伤口不断渗出鲜血,直至活活痛死……这样残酷的慢性杀戮,仅仅是为了得到它的鳍——据说那是一种有营养的美味,而在中国,鱼翅更是奢华的象征,与燕窝、鲍鱼、海参并列为席上珍肴……

     

    一位母亲带着孩子看《海洋》,她问,宝宝最喜欢哪一种鱼。孩子先兴奋地回想了一下,而后黯然地告诉母亲:我最不喜欢没有翅膀的那条鱼。——孩子的天性被唤起,恻隐,爱,与动物间一体的关怀,相信这部电影在小小心灵中埋下的种子,会引导他们创造与我们所不同的世界。